当前位置:首页 >  齐乐娱乐 >  齐乐娱乐公司 >  正文

映客“卖身” 为何选择了一家刚上市的公关公司?

  2017-05-10 10:58  来源:钛媒体  我来投稿  我要评论
  摘要:宣亚国际的出手,更像是一根危急关头出现的缆绳,但是映客能否保住第一,还是继续滑落,结果难料。   
映客“卖身”,为何选择了一家刚上市的公关公司?
    “不知情”的辟谣终究打了脸,映客还是与宣亚国际拥抱在了一起!   今日,A股上市公司宣亚国际发布公告,宣布重大资产重组。而目标资产就是传说已久的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映客运营主体),预计将不会低于50%的股权。据悉,本次重组的主要交易对方,包括标的公司创始人股东、员工持股平台以及机构投资者。   实际上,有关映客和宣亚国际在一起的消息,早在几周前就已经传的沸沸扬扬,当时传言称宣亚国际将会全面收购映客,不过随后映客方面辟谣称“并不知情”。而如今,传言余烟未散,辟谣就被打脸,孤独的映客在这个残酷的市场中终于还是抓住了一根稻草。   领先BAT,抢先入场   作为移动直播领域的开创者,虽然有数据显示目前映客仍占据着移动直播领域鳌头,只不过这个宝座似乎不再那么牢靠。   2015年5月,初试身手的映客敏锐地把握住了移动直播的先机,开创了移动直播先河。一时间,凭借着美颜直播、简单便捷等一系列创新,在很短时间内映客便俘获大量的用户。一句“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的slogan,一度刷爆朋友圈。   从2015年5月份正式上线到年底,7个月的时间映客便完成了三轮融资。当映客在2015年12月份拿到昆仑万维领投的8000万人民币A+轮投资时,许多竞争对手拿到的投资大多仅为数百万元。   当时,映客的成绩单可谓无比晃眼:用户从0发展到下载量超1亿、日活超过1000万,估值高达30亿元。   随后,由于整个移动直播市场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加上资本的驱动,映客也开始了疯狂的烧钱模式。当然,直播平台齐乐娱乐企业的烧钱方法无外乎邀请各路明星助阵、疯狂投放广告,一时间几乎所有大厦电梯间、商场电影院都被映客的广告占领。   
映客“卖身”,为何选择了一家刚上市的公关公司?
    2016年9月,映客创始人奉佑生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映客每个月的运营成本高达1亿人民币左右。如此疯狂的烧钱也一度为映客带来巨幅流量增长,巅峰时期更号称日活超过2500万,使其稳稳地坐在了移动直播业第一的宝座上。   不过主播多了、名气大了,不代表平台能赚到钱,也不能证明这是一个成功的商业模式。映客投资方昆仑万维发布过的一份公告中显示,2015年映客总收入为3048.36万元,净利润为167.28万元。   可是当时映客估值已经高达30亿元,而一家估值如此高企的公司,年净利润甚至都不如一家小规模的餐馆,由此可见其中的泡沫。而待泡沫散去,同质化的市场开始退烧,那些依靠疯狂烧钱所积累起来的海量用户,也开始纷纷离去。   独木难撑的映客   目前,映客在安装量、用户数量以及市场份额方面或许还能用数据支撑勉强称为第一,不过坐在宝座上的映客已经岌岌可危。   5月初,映客苹果客户端遭到APP Store下架,对于即将在5月迎来2周岁生日的映客,恐怕没有想到生日礼物会是这种滋味。此次下架无疑让人们想起,其在2016年1~2月,先后三次从App Store惨遭下架的闹剧。   至于此次被下架的原因,有各种说法。其中有消息直指映客刷榜,但遭到映客方面的否认,并称是“技术问题”。不过,这已经无关紧要了。   
映客“卖身”,为何选择了一家刚上市的公关公司?
    根据易观千帆提供的数据,映客的活跃用户已经连续三个月出现下滑,从年初1月份的1686万活跃用户跌落至3月份的1222万用户,跌幅高达27%。与移动直播业的万年老二YY之间的差距进一步缩小,YY目前的活跃用户为1185万,并且在上个月实现了增长。按照目前的态势,映客似乎很快就要让出霸占多时的第一宝座。   
映客“卖身”,为何选择了一家刚上市的公关公司?
    相对于映客活跃用户的大幅下滑,更为难受的是太“孤独”。   进入2017年,直播热潮逐渐散去,短视频成为下一个风口。不再受宠的直播平台也进入了精细化运营的阶段。此时,拼实力的含义不仅仅是盈利能力,还要背后有座“靠山”。但是最让映客尴尬的就是,环顾四周对手们都有大腿可抱,而自己却是“形单影只”。   YY背后是财力雄厚的欢聚时代,花椒直播是360的亲孩子,一直播背后有微博支撑,火山直播则有今日头条加持,来疯直播有阿里的身影,连斗鱼、龙珠背后这些独立平台背后也有腾讯的扶持。反观映客,则没有一个足够粗壮的大腿紧抱,除了昆仑万维,只好最终选择拥抱宣亚国际。   即便拥抱宣亚之后,映客仍面临着商业模式过于单一的窘境。在运营方面,映客一直坚持不与主播签约,对此映客创始人奉佑生曾表示,“公平是我们核心理念,我们一直没签约,所谓的经纪公司找我们,我们也一直拒绝。”   这种思路虽然可以为映客省去锁定名主播的天价签约费,但同时也失去了那些大腕所带来的粉丝红利。   也正是这样的运营思路,使得映客掌控力非常薄弱。映客的主播没有合同限制,因此可以随意跳槽,别的平台只要高价挖人,映客没有任何手段和应对措施。映客给予主播那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底薪,留不住身价高涨的大腕儿,而对于依靠粉丝经济支撑的直播来说,丢掉高人气主播,也就意味着用户的流失。   广告能拯救映客吗   据了解,宣亚国际主营业务为整合营销传播服务,具体包括常年顾问服务、项目服务两类。公司2月28日公布的2016年业绩快报显示,宣亚国际2016年度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增加7954.12万元,增长20.36%。   那么,宣亚国际擅长的公关、市场推广、广告宣传能否为映客带来新的生机?   映客创始人奉佑生在去年曾表示,决定在广告业务方面发力,通过植入广告来力挽狂澜。奉佑生分析,“直播平台免费观看并根据意愿打赏的模式其实是个初级形态,现在的电视广告的市场份额有1000多亿,但映客的直播广告才刚刚开始。”   寄希望于广告业务,这样的方法真的可行吗?懂懂笔记并不这样认为。   在依靠粉丝经济支撑起来的直播行业中,依靠疯狂烧钱所积累起来的用户基础并不十分牢靠,如果在直播中插入过多的广告,势必会非常影响用户体验。试想一下满怀期待的打开直播间,本以为看到的是美女主播,结果却出现“屠龙宝刀,点击就送”这样的糟心广告,这是什么感受。   另外,受到用户流失最直接影响的是映客的主播们。拥有更多的观众,主播才会收到更多的礼物。但人气越来越低,收到的礼物越来越少,本就没有合同在身的映客主播们势必会出走别的平台。同时映客为了维持其表面的繁荣,又必须继续大笔烧钱来吸引新用户,最终陷入这样一个恶性循环。   另外,在今年三月,映客开放应用层的SDK后,接入了一部分中小型直播平台,当时的思路是希望借此来获得更多低成本流量,不过从映客目前的用户活跃情况分析,这一举措的效果一般。   过去一年来,映客遭遇了涉黄涉毒、黑屏门、数据造假等多重危机,而在2016年6月,自媒体曝光出来36氪研究院那份关于映客刷量率高达99%(机器人)的报告,更是一下子将其扒光了底裤。面对如今整个热度消退的市场,以及越收越紧的政策,孤独奋斗了两年的映客还是与宣亚拥抱在一起。   或许,在昆仑万维眼里,映客高达70亿元估值的容颜已经不再那么美丽。宣亚国际的出手,更像是一根危急关头出现的缆绳,但是映客能否保住第一,还是继续滑落,结果难料。
    点赞0 投稿指南 专家专栏 企业会员 责任编辑:佩佩
    作者:懂懂笔记
    A5品牌宝

    信息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