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IT业界 >  正文

是谁“杀死了”Flash?

  2017-08-02 10:26  来源:水哥  我来投稿  我要评论
  全网营销推广 A5营销双节大优惠     文/水哥   Flash死了,业界又多了一个值得凭吊的在移动时代倒下的亡灵。   全球第三大软件公司Adobe Systems宣布,旗下Flash Player计划将于2020年停止更新和分发,并鼓励将现有代码移植至其他开放格式。尽管这些年Flash应用一直趋于式微,但Adobe公司关于Flash软件生命周期的官方终止难免让开发者生发一丝悲凉,甚至有开发者请愿让开源社区接受这项技术,以求Flash内容保存于互联网历史。   尽管Flash的终期已经划定,但是其在PC时代的影响力以及为互联网发展所作的贡献不可否定。作为即将有超过25年漫长生命周期的软件/技术,这在软件史上并不多见,它所创造的传奇与辉煌同样耐人寻味。说到底,Flash在PC时代互联网发展史上创造了一个标准(交互动画的标准),其最大的贡献在于,在互联网内容极其匮乏,形式单一的年代,Flash极大丰富了万维网技术的表现形式。令人惋惜的是,尽管万维网的历史进程并未走完,Flash的脚步却戛然而止,是谁杀死了Flash?这颗曾经的巨星又是如何淡出业界舞台的?   先从乔布斯发表的关于Flash的一封公开信说起。2010年,时任苹果CEO史蒂夫•乔布斯在其发表的一封公开信中列出了苹果决定旗下全线齐乐娱乐不再支持Flash的各种理由。事件在当时引发热议,业界普遍观点有二:其一是乔布斯基于Flash在未来移动时代日渐式微作出的判断和预测;其二是包括Adobe公司在内的一方认为苹果公司在自家操作系统层级上排斥第三方生态所作的反竞争商业行为。而用乔布斯自己的话说,苹果与Adobe的关系由来已久,二者在齐乐娱乐初期曾数次共度蜜月,之后两家公司因不同经历和专注的领域各异彼此少有交集,因而不存在利益上的博弈之说。   信中苹果公司从开放技术演化、自家移动设备的泛用性、Flash的安全可靠性与性能、续航时间、触屏设计几个角度反驳了来自Adobe的质疑,但在第六点上,乔布斯似乎又承认了沿用Flash技术将可能对苹果移动齐乐娱乐造成影响。原文翻译如下:   “过去沉痛的经历已经让我们意识到,让一个第三方软件插足于开发者和平台之间,只会带来不合标准的应用,阻碍平台的改善与发展。如果开发者对第三方的函数库和工具产生依赖,那么唯有在第三方选择加入新功能时,开发者才能体验到和充分利用平台的优越性。我们不能被第三方的决定所左右。”   由此可见,苹果公司所罗列关于Flash技术的种种不适确实存在,但也从另一个方面反映了Flash以一个插件的身份干着平台该干的事情,而不可避免地卷入了与坐拥操作系统层级资源的业界巨头的商业博弈之中。   与苹果的纠纷只是开始,而类似这种与巨头间发生的“标准之争”在之后的7年里频频上演,这也促成了Adobe公司无力应对转而主动放弃Flash技术的主要原由之一。   苹果表态的那一年后,Flash在当时仍拥有庞大的商业价值,这使得Adobe不愿立即放弃多年经营的齐乐娱乐。Adobe曾一度加强Flash IDE工具对移动平台的支持,譬如2011年的Adobe Flash CS5.5 Professional对元件Visible功能的改进,增加了对iOS开发者的友好。乔布斯去世后,Adobe与苹果的关系趋于缓和,苹果也重新修改iOS开发人员授权书,Adobe得以继续维护Flash CS5之后版本在iPhone/iPad平台上的更新。但是,这对Flash软件生命周期的延长于事无补,Flash与平台商之间的矛盾重心已从商业利益博弈转向无法解决的历史性技术问题。   Flash在PC时代根深蒂固,在2010年之前是最好的前端技术之一,Adobe公司曾骄傲地宣布全球97%的网络浏览器都内置了Flash播放器。也正是因为Flash在桌面上过于根深蒂固,以一个插件的身份包揽了过多平台级的工作,能解编码H.264,能进行3D渲染,能播放7.1声道环绕声,能支持游戏手柄, 过多的功能祭出了低效(高功耗)的代价,加之IDE工具不断丰富和易于开发,粗劣低效的Flash页面开始在网上蔓延泛滥。   Flash在移动问题上的硬伤可不仅仅来自乔布斯的“诅咒”,起初Adobe放弃了“移动系统浏览器中Flash Player插件的支持”有其自身的考量。特别是安卓系统这种运行Java虚拟机的机制对低功耗有着特别要求,开发者也对Flash在移动端较高的开发成本以及高功耗的缺点产生排斥。加上移动时代大量开发者从桌面向智能手持平台转移,开发者世界的风向发生了变天,扎根于桌面浏览器的Flash想要维系过去的价值变得难以为继。   所以当Adobe宣布Flash的终止期后,业界伙伴纷纷作出赞同与回应:谷歌声明分两步在Chrome中从选择开启到最终移除;Mozilla的声明与谷歌类似,且只有Firefox ESR 版本的用户才能在 2020年底之前继续使用 Flash;微软则分三步走,最后剔除Flash在Edge和IE上的使用。   压垮Flash的最后一根稻草显然是万维网本身。作为服务于万维网的非开放式标准,在Web表现形式单一有限的年代,Flash确实做到了集千万宠爱于一身。但是作为开放标准的HTML5的回归、定稿,万维网体系本身正在走向成熟,这意味着Flash的表现空间必然受到挤压。   Flash至今的内涵比较复杂,它已然成了一个体系,编程有AS3、框架有Flex、跨平台的IDE有AIR,即是插件、又是独立的播放器。或许就连Adobe自己也感到困惑:这个曾经纤弱单薄的外来孩子,为何长成了如今这番模样?亦或许Adobe看清了业界的形势,认为Flash气数已尽。   由此可见,迄今为止许多人认为是移动杀死了Flash,其实并不全面。Flash的淡出有着深刻的历史原因,它在万维网技术的历史进程中是一个配角,但是,是一个伟大的配角。让我们向壮士扼腕的软件巨臂Adobe公司致敬。Flash虽死,但会载入史册。它在软件工程领域留下的历史价值,不亚于通信领域的摩托铱星。   或许我们并不认为Flash已死,而是真的功成身退了。
    点赞0 投稿指南 实力品牌 企业会员 责任编辑:安然
    作者:
    A5品牌宝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齐乐娱乐资讯
    齐乐娱乐下载